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印度資通訊暨智慧城市展 (展覽延期,日期待確認公佈)-最新消息列表-肺炎疫情:印度能否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

肺炎疫情:印度能否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 發布日期: 2020/05/18
  • 更新日期: 2020/05/19
ind.jpg

BBC News/記者 發自孟買】2020.05.12

隨著新冠病毒肆虐造成全世界數百萬人感染,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有可能撼動其第一大世界工廠的地位。

毗鄰中國的印度已經感覺到了這一天賜良機,迫切地希望印度能佔領中國退出後的製造業空白領域。

印度交通部長尼庭·賈德卡利(Nitin Gadkari)最近在一次訪談中表示,中國的全球地位被削弱,印度吸引了更多的投資,就好比因禍得福。位於印度北部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 總人口與巴西相當,已經在組成經濟團隊吸引那些有意放棄中國的公司入駐。

據彭博新聞社的報道,印度也在凖備劃出總面積相當於兩個盧森堡(約5000平方公里)的區域,提供給那些希望遷離中國的製造企業,而且印度已經與1000家美國跨國公司接洽。

印度政府全國投資促進會——投資印度(Invest India)的總裁迪帕克·巴格拉(Deepak Bagla)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印度吸引跨國公司的行動一直都在進行中。新冠病毒將會讓很多這樣公司加快自己的步驟,盡快擺脫在中國的風險。

美國-印度商會(USIBC),是致力於促進美印投資的很有影響力的游說團體。該商會也表示,印度已經大大提高了自己招商的聲音。

該商會主席尼莎·比斯瓦爾女士(Nisha Biswal),曾擔任美國國務院負責南亞和中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她向BBC表示,「我們看到印度在中央政府和邦政府,都在把重點放在吸引供應鏈企業方面。」

「那些已經在印度設有工廠的公司可能會是最快遷離中國的,打算減少在中國工廠的產量,增加在印度的生產。」

不過她補充說,現在各項事務仍在評估階段,不會倉促地做出決定。

在全球負資產問題嚴重的大環境下,重新安置調配整個產業鏈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獨立經濟學家盧帕·蘇博拉曼雅(Rupa Subramanya)說:「因為疫情,很多這些公司都面臨嚴重的現金流和資本限制,所以在決定下一步怎麼做之前都會相當謹慎。」

長期觀察中國事務的《金融時報》前駐香港分社社長拉胡爾·傑克布(Rahul Jacob)認為,印度政府正在集中可使用的土地資源,是朝正確方向邁進的一步,但是僅僅有土地,還不大可能吸引大公司搬遷工廠來印度。

他說:「生產線和供應鏈之間的粘性比人們理解的要強得多,很難在一夜之間就把它們一分為二。」

「中國提供的是完整的基礎設施,如大港口和高速公路,頂級的勞動力以及精密的物流系統,這些都是滿足國際公司運營遵循的嚴格交付期限的關鍵因素。」

另外一個使印度不大可能成為全球跨國公司首選地的原因是,印度並沒有很好地融入全世界主要供應鏈。

2019年,在經過7年的談判之後,印度退出了由12個亞洲國家組成的極為重要的多邊貿易協議,總稱為地區全面經濟伙伴協議(RCEP)。印度這樣的決定使得印度出口商進入那些與其它國家互免關稅的市場時很難獲利,也無法向貿易伙伴提供互惠。

《未來在亞洲》(The Future is Asian)一書的作者帕拉格·坎拿(Parag Khanna)向BBC表示,「我為什麼要在印度生產我想賣到新加坡去的東西呢?在體繋上與其它國家維持貿易協議,與拿得出好價格同等重要。」

他認為,全球貿易開始遵循「就地銷售」模式,各大公司都在靠近原材料的地方生產,而不是外包生產,而且將生產與產品需求地區拉近,所以地區融合特別重要。

印度不穩定的外商直接投資(FDI)以及不均勻的監管都是持續讓跨國公司感到麻煩的問題。

從禁止電子商務公司銷售非必需品到調整外商直接投資規定不准來自鄰國的少受監管的資本進入印度,人們擔心印度已經利用疫情在自身周圍建起了一道保護牆。

印度總理莫迪最近在向全國的一次講話中,倡議要為「地方發聲」。新的刺激方案提高了外國公司競投印度合同的門檻。

美印商會主席比斯瓦爾女士說,「印度的監管條例越穩固,說服更多跨國公司在印度開設基地的機會就越大。」

那麼,如果跨國公司不選印度,又會選誰呢?

傑克布認為,現在來看,越南、孟加拉、韓國和台灣都在新冠疫情影響中國後受益,韓國和台灣是技術高端方面,而越南和孟加拉是低端方面。

由於中國勞動力和環境成本增加,跨國公司在大約10年前就開始把生產線從中國搬遷到這些地方。最近幾年中美貿易緊張關係使原本緩慢的遷移加速。

據香港《南華早報》統計,自2018年6月,也就是中美貿易戰開始之前的一個月開始,美國從越南進口的貨品突然飆升了50%以上,從台灣的進口產品也增加了30%。

印度被認為在此過程當中沒有進益,因為印度沒有創造出條件允許跨國公司不但向印度本地市場提供產品,而且利用印度作為生產基地向全世界出口。

最近幾周,有幾個邦開始採取行動應對某些鬆綁規定所帶來的擔憂,其中最主要的是引發爭議的對陳舊勞工法的修改 ,以減少對勞工的剝削。

例如北方邦和中央邦已經暫停了重要的勞動保護措施,使工廠甚至無需保證有清潔、通風、照明和廁所等基本設施。

此類決定的出發點是要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全球資本。

傑克布說,這樣的決定也可能造成反作用,所帶來的傷害遠比提供的幫助要多,「國際公司對這一點非常擔心。他們對供應商的勞工、環境和安全標凖都有嚴格的行為凖則。」

他提醒說,2013年包括為沃爾瑪等大零售商供貨的孟加拉製衣工廠廠房倒塌是一個轉折點。這一事件迫使孟加拉大幅度改善工廠基礎設施和安全條件來爭取更多的投資。

「印度必須遵循更好的標凖。這些都是完全脫離全球貿易現實的官僚們在電腦裏黑板上擬定出來的想法。」

但是隨著美國加大力度與中國脫鉤,日本向本國企業撥款幫助將工廠搬出中國,英國議員受到壓力重新考慮華為在5G網絡建設中的作用,全球的反對中國情緒正在逐步升溫。

專家們說,現在時機已經成熟,印度應該開展廣泛的結構性改革,利用這些席捲全球的地緣政治風向的改變來重塑印度與世界的貿易關係。

回首頁